当前位置:jarland.com情感男的会和生过2个孩子的女人(原来是两个孩子的母亲)
男的会和生过2个孩子的女人(原来是两个孩子的母亲)
2022-08-07

他一下子停下了脚步,他不知所措了,连去打听一下的勇气也都没了。太荒唐了,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,居然早已有了婚姻了,还有孩子了。自己太无知了,居然没有去了解一下情况。他突然羞愧难当,转身向宿舍走去。这一夜,他注定无眠。

这一天,于芳来探望姐姐于莲和姐夫郭援朝。他们聊着聊着,就说起了当年年轻时的那些事。虽然他们都已经是80岁左右的人了,但谈起当年的事,笑起来,没完没了;哭起来,还会很伤心;对于那些已经模糊的事情,还争论不休......

于莲当年,是纺织厂的女工

于莲当年,是纺织厂的女工。好像当时市里的漂亮女孩都被纺织厂招去了。每到下班时间,纺织厂里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,成群结队的、说说笑笑地下班离开工厂时的盛况,成为了一道光彩夺目的风景线。每当此刻,总能让厂门外马路上的行人驻足观望。

郭援朝就是常常在厂门口观望的“赏花”青年之一。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浓眉大眼的、甩着一对大辫子的年轻漂亮的于莲。并对于莲已经是爱慕已久,但始终是没有机会搭上话。

郭援朝,当时也在纺织厂做学徒工,学徒期间。有一次, 师傅带他去车间维修织机,是女工于莲给他端一杯水,接杯子时,他不小心碰到了于莲的手。顿时,郭援朝仿佛被触电了一样,水杯没接好洒了一身水,还好是凉开水。于莲表示歉意后,顺手从工装口袋拿出手绢递给郭援朝。就在这时,工段长叫于莲过去。于莲便应声而去。留下满脸通红的郭援朝。

这件事郭援朝铭记在心。 就‬像有一颗种子,在他的心里发了芽。从此,他就会在下班后,躲在纺织厂门口的马路对面等着,看一眼下班的于莲。他甚至不知道于莲的倒班排班时间。他只能碰运气,碰上下白班了,才能看见于莲。

郭援朝常常是不理解自己的懦弱。他每次都想好了,要把已经洗干净熨好的手绢还给于莲。但每次都无功而返。就这样一个春夏秋冬过去了。

而聪明好学的郭援朝,让师傅刮目相看了,便推荐他去纺织学校学习。厂里很快就批了下来。学期两年。他带着满心的相思和好好学习的决心去上学了。

于莲已经是一位母亲了

其实,当郭援朝对于莲心动不已,常常在马路对面观察,想见于莲一面的时候。于莲已经是一位母亲了。下班后的她,没有时间左顾右盼,直奔娘家,去接孩子。孩子在送托儿所前都是于莲的母亲帮忙带着的。因此,她丝毫不会注意到躲在马路对面的那个含情脉脉的郭援朝。

其实,正当郭援朝在纺织学校一边学习,一边对于莲的相思情绪越演越烈、又因无法见到于莲,而备受煎熬的时候。于莲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。

这时候的于莲就像那个年代的,大部分的女工母亲一样,最大限度地努力工作,同时不失贤妻良母的德行。所以说母爱伟大,新中国的纺织女工的母爱更值得颂扬!

也许你会问,于莲的丈夫呢?是的,于莲的丈夫没出现,是因为他真的不常在场,除了一年一次的探亲假。因为于莲的丈夫在艰苦的地方为祖国建设做贡献呢。可可托海听说过吧。就在那里的矿山工作。

援朝学成归来

郭援朝从纺织学校以优异的成绩学成回来了。等待他的是实习技术员的岗位。这让他信心百倍,他热情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。这也让他有了要和于莲搭讪的信心。他感觉自己已经成熟多了。是时候去给于莲打个招呼了。

就当郭援朝,迈开腿走向于莲,准备来一次偶遇似的搭讪时。于莲正泪流满面地上了一辆车走了。送她上车的女工们也都在抹眼泪

郭援朝不顾一切地冲过去,这次他一定得弄清楚。自己暗恋了快四年的梦中情人,出什么事了?

还没等郭援朝走到跟前,就听一个女工说:只知道于莲的丈夫在矿务局工作。没想到是在可可托海工作,太远了。 我得去托儿所接于莲的儿子了。

郭援朝一下子停下了脚步,他不知所措了。连去打听一下的勇气也都没了。太荒唐了,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,居然早已有了婚姻了,还有孩子了。自己太无知了,居然没有去了解一下情况。他突然羞愧难当,转身向宿舍走去。郭援朝,这一夜注定无眠。

于莲的丈夫去世。

于莲的丈夫去世了,是因为车祸。于莲办完后事,擦干眼泪,开始上班。于莲必须得坚强,她有两个孩子要带。还有工作要干。一个都不能耽误。更何况她是一位好母亲,还是一名优秀的纺织女工。

郭援朝经过了无眠之夜之后,他决心弄清楚于莲的所有情况。然后,他明白了,当他第一次见到于莲的时候,她已经是母亲了。他没能看出来,这不怪他的,因为于莲实在是长得太漂亮,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孩子的母亲。就算是现在有两个孩子,也依然像姑娘一样。

现在她没有丈夫了,郭援朝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太不像话,怎么可以这么想呢。

郭援朝静静地等待了一年之后,他就开始了行动。

郭援朝的追求

在以后的时间里,他常常有意无意地去于莲所在的车间,有意无意地站在大门口等着她下班,有意无意地去托儿所看她的儿子们。

于莲开始是拒绝的。她感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郭援朝一直坚持着就像着迷了一样。

很快风言风语起来了,风声传到了郭援朝姐姐的耳朵里。姐姐哭着说,绝不能允许他找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女人。并且以死相逼。他和姐姐是孤儿,姐姐与他就像母亲一样,他没有办法不听姐姐。

郭援朝,退缩了。而且推到了原点。把刚刚有一点感觉的于莲凉到了那里,变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于莲,伤心地哭了。从觉得不可能到慢慢地接受,再到慢慢地有些感觉,真的是经历了很多的思想斗争的。

她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知道的自己不该奢望这些事情,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,看好自己的孩子,干好本职工作才是最重要的。

1个月后,郭援朝开始萎靡不振,这些事情严重的影响工作和生活。他病倒了。他对他的姐姐说他不想活了。这可把他的姐姐吓坏了,她当然不能失去他的弟弟,她对弟弟说。弟弟随你吧,只要你高兴就行。

这天早晨于莲她领着两个儿子去托儿所,快到了托儿所门口时,正好有个工友的跟她打招呼,也就还有10米的样子,就到托儿所大门了。老师们都在门口接孩子,他就对大儿子说,你带着弟弟进去吧,儿子领着弟弟朝托儿所大门走去。就在这时另有一个朋友提醒她们快迟到了。她们就赶紧往厂里走去。

郭援朝准备无所顾忌地展开新的攻势

郭援朝已经想明白了,他准备无所顾忌地展开新的攻势,今天是星期天他休息,他知道于莲今天是白班。他准备去托儿所看孩子,孩子们都跟他很熟了。

他午休后去托儿所看孩子。没想到老师说今天于莲的两个孩子都没有来。不会吧,今天于莲是白班一定会送的呀。他赶紧到托儿所的办公室,给于莲打了电话。

于莲吓坏了,她迅速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今天早上的情景想了起来,她没有把孩子们亲手交到老师的手上,还差几步路的时候,她让孩子们自己进去了。可孩子们没有进去呀,她越想越可怕,心脏剧烈地跳动着,孩子们能去哪儿呢?她哭了起来。车间主任让小张陪她一起去找孩子。她哭着跑出了车间,向大门跑去。

郭援朝,冷静地想了一下,觉得应该去于莲的妈妈家去看一下。他边跑边走,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了。就看到孩子们在姥姥家门口玩着呢。虚惊一场。他把这事告诉于莲的妈妈时,她的妈妈说,以为是于莲叫他们来的呢。郭援朝这时赶紧往回跑,去给于莲报个信。

这件事情之后,郭援朝被接受了。他决定做一个好丈夫。做一个好后爸。

他的事情被传得神乎其神。很多人都觉得他疯了,一个小伙子,一个中专生,一个技术干部,上赶着给两个儿子当后爸。 太疯狂了。

但那些人都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:后爸的疯狂是因为爱情!郭援朝对于莲的爱!让他爱屋及乌,也还是他的爱心所致。

郭援朝和于莲结婚了。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女儿。一家五口幸福地生活着。孩子们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,茁壮成长。几十年过去了。如今,孩子们也都快要陆续地退休了。美好的人生,是从疯狂的后爸开始的。后爸也是爸,父爱也伟大!

友友们,这是郭援朝当年的疯狂的爱情故事。你能理解吗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是@海莉玛我会娓娓道来,我身边的以及身边的身边发生的故事。